欢迎进入山东博兴天龙工艺制品(集团)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
柳编,这个原本再普通不过的手艺如今成了“绝活”

blob.png


一个农家小院,一个小马扎,一位65岁的老人坐在院中,地上是一簇簇新泡好的柳条(荆条)。一根根柳条在老人灵巧的双手里上下翻腾。不一会儿,一个个精美的柳编制品出炉了。老人名叫王甫明,宿城区王官集镇仝李村惟一一位精通柳编工艺的农民。50年前村里很多人会编

仝李村的柳编是有历史的,据王甫明回忆,50多年前,村里大部分成年人都会柳编,只不过有些人手艺好点,有些人粗点,谁家要是用个筐什么的,出村上河堤上割一抱柳条回来,顺手就能编一个,根本用不着买。当年16岁的王甫明就是跟着村里一个柳编能手学技术,“当初学这个就是觉得这是个不出家门就能赚钱的手艺。”王甫明说。

柳编这手艺,学会容易,学精难。古语说的好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。”心灵手巧的王甫明很快学会了简单的编法。每到逢集的时候,他就背上自己编的一串筐或一摞簸箕去附近的集市上卖,一天能赚点口粮钱,补充家里土地少粮食不够吃的缺口。因为家里穷,王甫明30多岁才结婚,婚后生了一对儿女,靠着这门手艺,他养大了两个孩子,还将女儿培养成了大学生。心灵手巧成柳编能人

随着年龄增长,王甫明的柳编技艺越来越精练。只要看到别人编的样式,回去后他就能照着样子编出来。编出的东西不仅整齐美观还结实耐用。他的产品一拿到集市上,很快就会被抢光。

在编的过程中,王甫明不断总结,摸索出一套经验,编什么样的器具用什么样的条,什么季节的柳条适合直接用,什么季节生长的条要经过浸泡、处理后才能用,隔年的条怎么处理使用时才能结实、不易断……“柳编最难的是编簸箕,条的性能不好掌握,手巧的人也要半年的时间才能学会。编簸箕用的工具也最多,用线镰分竹片,用大镰刮簸箕沿,用手锤左右地晃,还要用线麻做经纬,最难的是簸箕的形状不好弄。”说到编织的工艺,编了50年柳条用具的王甫明如数家珍。

王甫明带领记者来到他家屋后的一间只有一米多高的小屋,掀开塑料膜做的“门”,王甫明钻了进去,然后坐下来,麻利地编起一个簸箕来。记者从那扇小“门”探头进去看到,里面除了两三个簸箕的半成品,就是大量的柳条,还有一个地洞是用来烤编筐的粗条。王甫明告诉记者,现在是干燥季节,柳条容易干,所以他必须在这里面编筐,既保温又保湿,冬天还要在上面盖上草栓子。这门手艺面临失传

随着塑料制品、金属制品的大量应用,柳编器具渐渐地被轻便、便宜的塑料用品、金属用品所取代,渐渐淡出农民的生活。如今的王甫明成了全村惟一一个还精通柳编技艺的农民,他每天使用的刀和锥子都被磨秃了。不过,王甫明从未想过要放弃这门手艺,一到农闲时,他一干就是一整天,每天至少能做出三四个簸箕,“虽然能赚个几十块钱,也只够我自己的烟钱和饭钱的,养不了家,但我不想丢掉这门手艺。”编了50年,王甫明不觉得烦。

现在,让王甫明最为遗憾的就是,没人跟他学这门手艺,27岁的儿子更是看不上这份守着家门的“工作”。眼看着这门手艺就要失传,可是有什么法子呢?编筐一天的数量是有限的,而且编工具的柳条也越来越少了,都需要从新沂那边进,这样成本也就上去了,这样一来,就更没有年轻人愿意学了。“这些东西其实很耐用,编得好的就跟艺术品差不多,我希望能有人关注这门手艺,别让它失传了!”王甫明在采访最后说。
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7-01-11 11:00:29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